回想起有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对我说过,她非常喜欢一个男生,只要那个男生对她说了晚安,她就会很满足的去睡觉,哪怕她明白那个男生其实并没有到睡觉的时间,哪怕她知道那个男生还在继续熬夜。只不过,我今天才明白,那个男生是不爱她的,才会急着说晚安,急着结束对话。因为现在的晚安,是一种出于礼貌的仪式,而不再是睡觉之前你给我的最后一点关怀。只不过,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变了模样。以前聊天永远精力充沛,现在却感到不适。我们失去了去爱的能力,我们失去了听别人倾诉的耐心,所以我们总是期望别人先一步的来爱我们,期望离开的时候自己是个干脆利落的那个。我们用早早掐断对话的方式,来抢占貌似是自己更重要更掌握主动权的先机。我们失去了对于生活的很多期许,我们想着明天起来还不是一样的工作和生活,于是不如我们喜欢把自己的那份黑天的时间延长,我们晚睡我们逃避

我喜欢你既有成熟的睿智,又有孩童的天真;你欣赏我既有文科生的才情,又有理科生的智慧。我们精神独立,经济也在努力独立。从学士服到婚纱,三年时光凿去年少轻狂,磨掉自私武断,滋养互敬互爱,希望举案齐眉,能够相敬如宾。